【献礼教师节】一事精致,便已动人: 致“素未谋面”的“老师”

来源:三分局作者:欧阳程平 时间:2020-09-04 字体:[ ]

一事精致,便以动人。从一而终,就是深邃。

春花秋实,桃李沁香,重拾过去书香的回忆,依旧能从心中唤起老师们的爱与牵挂,重温他们的“传道授业解惑”,感慨他们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而对于刚步入职业生涯的我们,青涩稚嫩,亦然能延续校园时的懵懂好奇,踏入“寻师--拜师”之路。一路与其同行,在浇灌中茁壮,在引领下成长。

而我职业生涯里的“求师征途”,肇始于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师”——蒋丽霞。我喜欢称呼她为“蒋姐”,因为更显亲进,而不逾矩,不疏远。尽管我俩现实距之千里,但线上仍然能不时保持着联系。而短短几个月的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言传身教”,让我明白:沉下来,因浮起的瓜瓢舀不到水;静下来,人生的脚步才更张弛有力。一事精致,便已动人。从一而终,就是深邃。

寻师——“沉下来,一事精致”

7月中旬,怀揣一腔热枕,来到新疆喀什吐曼河项目,进入办公室部门。面对纷繁琐碎的事情,都能尽心尽力做好,而陌生的宣传工作任务却时常会令我焦头烂额。

“怎么撰写宣传文稿……通讯,消息,评论等文体有啥区别……又该怎么去寻找素材,怎么去谋篇布局,怎么去突出亮点……怎么才能成功采稿……”这些总是都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尽管身为学语言专业的我,对文字或多或少都有点敏感,每天都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的点滴,但流水帐般的文字,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毫无章法,依旧是难以紧凑,清晰,连贯成文,更难登大雅之堂。更别提,从未接触宣传报道的我,对如何撰写宣传稿更是没有一丝丝头绪,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置之。每次敲键盘,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头脑里在浮想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敲了又删,删了又敲,有时侯还尝试用笔头,但依旧是写了又划,划了又写。一点一点地硬着头皮拼凑拼凑,交了几篇上去,就再也没音讯了。从此下去,循环往复。内心竟开始害怕写的东西无人问津,害怕表达不出所想,害怕写出的东西引起哄堂大笑,甚至是嘲讽,而这种害怕也慢慢地演变成一种焦虑,不停地扰乱着思维,渐渐地在心中建起了门槛,日复一日地,慢慢地将“撰稿“束之高阁。

直至7月31日,一个特殊的日子,在一个特殊的时刻,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我自己才慢慢一点点沉下来,思量到了方向,喜欢上了一头扎进去的那种感觉,而“撰写宣传稿“才慢慢有了起色。

依稀记得,那天下午2到3点,外面虽热气腾腾,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但从窗户外吹来的阵阵清风,消散了房间的热气,带来一片阴凉,而我本想在这清风习习下酣甜地入睡,但脑海里又思索着:一个多礼拜都没尝试写东西了……会不会从此就真的再也不写了……要是,有个指导的人,该有多好……

这时,下午3点整,恰是我刚休息完,开始上班的时间点。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将我漂浮的思绪又拉了回来,拿起手机,抬头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不经诧异地接了起来。

“程平吗?我……蒋丽霞……现在有空,方便吗?”

“嗯?”我迟疑了一会,回过头来,“哦……原来是分局的丽霞姐……有的,有的。”

“嗯,好,我看了你上次交来的稿,虽写得太零散,没有层次,清晰感,但还是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的……要不,你花时间改改,改成一篇通讯给我看看……你看怎么样……”?

“通讯?”我皱了皱眉头地说,“丽霞姐……我好像没写过……不太会写……”。

“没事,放心大胆地写……多看看网站上推送的,找找感觉……等会我给你发一篇范文,你好好看一下,……写完后,我再看看,我再修改修改……”

“那行吧……”我有点迟疑,但还是答应了。

“对了,写东西最重要的一点,要好好沉淀下来思量该写的方向。与其漫天撒网地写,不如将精力集中于一处来写,多花时间细细琢磨。”

“嗯,好……”我连忙应声,点了点头。

挂完电话后,已经4点整,接收发来的文稿,点进去一看,布满很多红色的勾勾画画。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动力,眼睛直盯着这些勾画,心想:一定要把它们都修改掉。

从那刻起,便就一头扎进去,慢慢琢磨这勾画之处,细细斟酌字词句,渐渐学会揣摩词意,句意。

遇到疑惑的地方,也会不禁发消息问:“丽霞姐,这样改行吗?”,“改这地方,这要注意啥吗?”可以加一幅这样的画面吗”……而每次发回来的稿件都布满了红色的勾勾画画,且附上一段段修改建议。

经过不少时日,稿子已经改了数十遍,最后终于成功采稿。而对于“撰稿“的那份害怕,那份忧虑都已一点一点抛之脑后,消失殆尽,渐渐地喜欢上了“撰稿“,喜欢上一头扎进去”撰稿”的感觉。

拜师——“静下来,从一而终”

经过几个礼拜的一头扎进去,沉下心来撰稿。慢慢地,撰稿俨然成为了习惯,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开始敲起了键盘,“哒哒”的敲打声应和着行云流水般的文字,或许是半夜里最享受的旋律。夜复一夜地,文章也开始“量产”了起来。

同时,在“蒋姐”几个礼拜的指导和修改下,我俩内心的距离也更进一步,而“蒋姐”这个名称渐渐习惯性地固定了下来。我内心也认定了她为我的指导的老师,尽管素未谋面,但是“恰是故人”,交流上不需言表的默契,早已化成一纸文字,卷入我生活的一部分。

而“量产之下”,弊端也就显露无疑:过度追求辞藻的华丽,内容显得尤为空虚。而自己却只顾着一味地赶着稿,从未留意每篇出现的毫无二致的问题。时间一长,数量增加,但写出的稿子一篇不如一篇,内容空洞,辞藻堆砌,看点不大。

而接连交稿多篇,都已失败告终,渐渐地,心里也满是疑惑:怎么会这样……沉下来,写了这么多篇,一篇都没上……是“功夫”不到家,还是遇到瓶颈,再也上不去了……

直至8月20日,另一个特殊的日子,另一个特殊的时刻,收到一条特殊的短信。我自己渐渐地从每日半夜忙碌赶稿中,开始静下来,调整心态,放慢步伐,似乎对“撰稿”喜欢得更深层了一些。

那天下午4到5点,窗外雨哗哗地下着,风也呼呼地刮着。坐在办公桌旁的我感觉到一丝丝凉意,或许是最近忽冷忽热的天气产生的错觉,但却感觉真切。而眼睛却不停地盯着电脑屏幕,一篇又一篇地打开前几夜的稿子,心里估摸着:怎么写这么多,还是老样子……怎么才能上稿,好难啊……这月的宣传目标又完不成了……。

下午5点10分,突然屏幕抖动了一下,收到了一则短信,应该是“蒋姐”刚一下班后就发的。

“程平,发来的这几篇文章,感觉都没有以前那篇写得好……目前还发表不了……不要总用总结性的语言,不需要太多高大上的语言……要情景再现,要有典型事例支撑…不要图快就忽略细节,不要图数量,不管其它的了……”

然后又接二连三地,一张张红色标注的图片发了过来,其中,每篇文章有问题的地方都圈了出来,并附上一则又一则的修改建议。

我看着这发来的图片,一张接着一张地,有点愣住了。

而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了,我才慢慢反应过神来,是“蒋姐“打来的。

“程平,你收到了我发的那些图片吗?”

“嗯,收到了,蒋姐。”

“好,你有时间,细细地看一下,静下心来分析分析……感觉最近你写文章有点赶,一头扎进去赶稿子的样子,没来得及静下心来细想一下自己写的……写的虽多,但写得太空了,没有多少内涵。”

“嗯,对哦……的确如此。”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你就有空时好好看看那些我标注的图片,好好静下心来,一篇一篇地琢磨琢磨,不着急的……其实,说起文字功底,你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一定不要气馁……但你得好好利用,静下心来写,从一而终,不要抱着要”上稿”的态度和目标去对待,一门心思想着增加采稿率……要写就要写好来,就要踏踏实实地写,要留心真实所见所闻,要流露真情实感……。

“好……一定……”我又默默地低下了头,坚定地说道。

窗外,雨虽还在下,风虽还在吹,但感觉身体里一股股暖流涌上来了,缓解了丝丝凉意。

之后,我开始放慢了撰稿频度,以每周一到两篇的速度,开始思量着那些图片上对应的文章所缺少的主题,典型事例,环境,人物形象……头一天修改的一篇文章,第二天,第三天还需再看几篇,或是多修改几遍,直至满意为止。

而对于上传那些人物的照片,也慢慢改掉急冲冲的习惯,一点点地学会考虑:拍摄的角度要清楚,人物要有脸部轮廓,要拍得整齐一点,不要过于杂乱……不时地还会跟蒋姐一起讨论如何拍摄得更好,更好地为文章配图。

经过一段时间的静下心来,取得良好的效果,修改过的稿子也渐渐有了读者。而对于“撰稿”也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内心也开始转变,不再为“上稿”而“赶稿”,而为“记实和表达”而“撰稿”。

直至现今,“蒋姐”的“沉下来”和“静下来”已然成为我撰稿时所遵循的俩原则,而“一事精致”和“从一而终”亦然成为生活中所不断追求的俩目标。

经师易遇,人师难求。在我的“寻师——拜师”之途中,“素未谋面”的“老师”教会了我:沉下来的积蕴,是为了其专心致志而然;静下来的积蓄,是为了其初心永如初。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