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专题】向军嫂致敬|在图鉴里打开真实的样本

来源:实业总公司作者:赵卓璇、马云麒 时间:2022-08-02 字体:[ ]

在2022年的日历上,“八一”和“七夕”只间隔了三天,军装和爱情,能够将两者完美腻和的溶剂或许只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军嫂。这个群体的故事在被持续报道挖掘的过程中,已经在国人心中构筑记忆坐标和统一图鉴,军人是保家卫国、守护边疆的战士;军嫂,是守护家庭、尽职工作的战士。前者保家卫国,后者扛起后方,她们在各种生活的缝隙里,承担着社会的期许,还有家庭的责任。

社会统计表上关于“军嫂”有庞大的的地点信息库,把这些信息放在地图上是一个个同样标注的点,但点击开在现实里是一家人真切的生活。今天,我们在统一图鉴里打开真实的样本,每一位军嫂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场域,在那里,她们是家庭和岗位是“王”。当收费员走进岗亭,母亲走上灶台,一连串钥匙在不同的场景插进不同的门孔,打开,属于她们的故事便开始了。

理解,是共沐风雨的无悔相随

7月28日下午,实业党委组织开展“慰问军嫂送关怀”系列活动,走进本部人力资源部女职工孟凡青的家中。彼时孟凡青刚刚从丈夫叶伟锋的部队探亲归来,带着儿子亮亮完成了一趟3958公里的往返,其实亮亮并没有返程,被留叶伟锋宿舍,经历一次难得父子单独生活时光,这对于两者来说都是一次新鲜的体验和不小的挑战。

孟凡青和叶伟锋相遇在于2010年,部队大院的盛夏,这样的时间和地点的设置总是会有美好的故事在发生。“他那个时候经常给我送吃的,拿着饭盒装着他给我做的银耳汤、百合汤等等。”追溯最开始的几年,很多记忆在模糊,但是那个不锈钢的饭盒却被时光擦拭的锃光瓦亮,如同她们的爱情和婚姻,历久弥新。

2014年6月6日拍摄结婚照,7月7日领取结婚证,8月8日举办婚礼。六六,七七,和八八,如同夫唱妇随,一步一印,步履坚定扎扎实实的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奔向长长“九九”,白首到老。每次提起领取结婚证那一日,孟凡青都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没有特殊的求婚仪式,也没有现在流行的跟拍,甚至都没有准备”,孟凡青发觉自己的领证行为也带着一股子部队即可行动的意味,“当天叶伟锋突然说我们去领证吧,我带着户口本就跟他去了民政局。”

“领完证呢?”

“我就直接回公司上班了。”

军人的作风和习惯总是让他们在感情中也带着“直”的属性。所以那些关于鲜花的故事屈指可数又弥足珍贵,都被孟凡青细细珍藏着。第一次收到叶伟锋的同志的鲜花是在恋爱期间,当时还在邛名高速项目的孟凡青收到电话,说是有一个外卖订单让她出站查收,孟凡青一出站,就看到抱着一捧玫瑰花的叶伟锋,“那个瞬间我觉得他还是很帅的。”

最近的一次是这次前往新疆喀什的时候,今年开学就是小学生的亮亮先跑出核酸检测点,叶伟锋将和多年前一样的玫瑰花交到了儿子手上,再由儿子的小手交给了下车的孟凡青,从爱情到婚姻,从两人生活到三口之家,就在这两次玫瑰花交接的定格中完成过渡。

在实业本部提起关于“夫妻”的话题,孟凡青和叶伟锋的故事总被会姐姐们拿来当做甜蜜的典范故事。“叶伟锋可勤快了。”纪委办的曹红说出了大家平日里的印象。凡是叶伟锋在家的日子,就没让孟凡青沾过家务,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叶伟锋一手包办所有的活。这次前往慰问,来到孟凡青的家中,客厅的左侧角安装着一个摄像头,平时叶伟锋通过它来和远方的妻儿沟通。

在这些故事的背面,才是军嫂的艰辛:在那些最为普通和寻常的日子里,在那些不被众人看见的角落,像孟凡青这样的军嫂如何一点点撑起一方天地,撑起一个家庭。每一次约会都像是《太阳的后裔》里的情节下放,找一个附近的商场或者餐馆,经常性的吃到一半就听到了叶伟锋的电话铃声,即刻起身返回部队;结婚之后,家里的大事小事都压在了孟凡青一个人的肩上,每一次孩子的生病,每一次深夜的雷雨都要一个人咬着牙去面对;孟凡青去年因一场小车祸,大半年的时间辗转6家医院,身边陪护的总是姐姐,叶伟锋能够陪伴的时间近趋于无。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每次被问到“当初怎么选择成为一名军嫂”,孟凡青就会笑着说:“家里在部队工作的不少,也是早就对部队和军嫂有了认知和准备,我理解他,他追随国家,我追随他。”

“先进工作者”“青年岗位能手”,在追随的路上孟凡青的“功绩”一点都不输给叶伟锋,追随是齐头并进的共同进步。家庭和事业,孟凡青都稳稳的延展着。

成长,是相互激励的双向奔赴

军嫂刘露,是在重庆蔡家镇江习高速收费站工作的一名普通的收费员,她的丈夫罗建勋是西藏的防空连的一名技术工程师。

刘露和罗建勋相识于2009年,由于兴趣相投逐渐成为了好朋友。然而在2010年年底,罗建勋突然离开,直到三年后再次相遇,她才知道罗建勋去西藏当兵入伍了。三年的时间并没有消磨掉两人的感情。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听着电话里对方的声音,隔着无法触摸的距离,诉说着各自生活中遇到的点点滴滴,慢慢坠入了爱河。

2017年2月,刘露和罗建勋正式迈入婚姻的殿堂,但还没来得及享受新婚的甜蜜,罗建勋就因为任务需要赶回部队。相见时难别亦难,刘露始终放不下对丈夫的思念,于是跟着丈夫一起奔赴西藏。

“当时我是人生中第一次去西藏,飞机+火车+步行,时常还伴随着颠簸和高原反应,令我身心疲惫。但当我经过一天一夜跋涉,站在丈夫工作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连绵的雪山,刺骨的寒气使我瑟瑟发抖,而我的丈夫就是在这种地方参军,我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敬意。”刘露回忆道。

相聚总是短暂的,刘露从嫁给军人的那一刻心中就已经有了明悟。伴随新生命降临,刘露总是独自一人去医院产检时淡淡的苦涩。无论是产检还是孕期反应,刘露为了不影响丈夫执行任务,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承受。直到孩子出生,罗建勋才回到母女身边。产假仅有一周,还未出月子的刘露不能远送,只能站在医院大楼门前看着丈夫远行的背影,心里五味杂成,有酸涩、有幸福、有委屈,也有不舍……

结婚5年,相见时间不足300天。罗建勋常年在偏远地区执行任务,家属探亲非常不便,一年到头很难见上一面。明明两人关系那么近,但时间总是将他们分隔天南地北。刘露感慨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逐渐体会到一名军嫂的不易,它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奉献精神。军人需要时刻牢记肩上的使命任务,军嫂也要甘苦共存,忍受孤独、照料家庭,作丈夫坚强的后盾。”

丈夫罗建勋在军队里承担使命、执行任务,尽显军人勇敢、忠诚、坚毅本色,其品质不断激励着刘露在五局运营高速收费岗位上尽职尽责,像军人一样无论严寒酷暑都坚守岗位、承担责任、服务群众,全力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守护,是携手前行的坚定相约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平淡如水的相知相识相守。“我和丈夫范荣是相亲认识的,第一眼就被他清爽干净的气质吸引。”军嫂张艺凡是渝蓉高速的收费员,她告诉笔者,俩人每一次见面都是掐着时间分秒必争,因为任务总是来得很突然,所以必须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刻。“那时候特别希望时间可以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可以拉着他的手走到时间尽头。”

婚后的生活温馨而短暂。“由于工作需要,我们总是聚少离多。节假日是我们收费站最忙的时候,我必须留下来和同事一起坚守。”在答应范荣求婚的那一刻,张艺凡就知道了作为一名军嫂也作为一名五局运营人要肩负的义务和责任。

礼物不在贵重,而在于真心。每次范荣从军营里回来,都会给张艺凡带不少小礼物,发卡、鲜花、小玩偶……每次看到这些的小礼物,张艺凡都很开心:“我知道他心里有我,这是他惦念我的一种表现,这些平凡岁月里的小惊喜,让我们的心走得更近。”

“作为一名军嫂,我既要做好自己收费员本职工作,也要承担起了军嫂的义务,把小家照顾得妥妥当当才行。”张艺凡说,她会把孩子成长中的每一个“第一次”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下来,并随时和范荣分享这一份喜悦,同时也会把他的军旅生活编成小故事讲给孩子听,教育孩子从小以父亲为榜样,传承军人的优良品质。

“都说嫁给军人,就等于嫁给了孤独。但对我而言,选择了军人,就选择了奉献。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是‘军嫂’这个称呼让我变得更强。”张艺凡说,丈夫不在身边的日子,她已慢慢适应了军嫂的角色,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代替他照顾父母。“往后余生,我也将继续做好他的后勤,就像歌中唱的‘真正的军人,你扑向了风雨,而我是你家中最平安的消息’。”

孟凡青,刘露,张艺凡……她们每个人清晰、坚定、真诚、无畏的面孔和故事,是军嫂群体赋予时代真实的气息,和迸发和向上的力量。她们是HR、收费员,是各行各业的从业者,她们也是女儿、母亲、妻子,以不同的角色身份,立足于家庭和职场。她们既守好了军人的大后方,也实现了自己的岗位理想和个人价值。理解、成长和守护,你可以说这是属于军嫂的一个轨道,一个坐标,或者一个锚点也好,这是统一的图鉴,但她们也会留出自己的空间,就像是孟凡青在客厅沙发后面墙壁装裱起来的一幅自己完成的十字绣——《杭州西湖》,在认知的图鉴里打开真实的样本,看到更真实的她们和更加鲜活的故事,那些“责任”应该被具象化的看到,那些“名字”也应该被具象化的致敬。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